May 25, 2020

小花事件:如何面對負面評價?

成長型思維的養成


文 / 西打藍 Siddharam

木村花


小花事件發生時,我當下的感覺是無力,接著則是想到成長型思維。

小學時期,當面對老師的負面評價、同學的嘲笑時,我的直覺反應就是難過、厭惡、自我價值感低落。

在高中、大學時期,面對同樣的負面評價,我學會了隱藏情緒,假裝不在乎,但內心其實非常不爽,並默默地否定自我。

直到讀了一些書,慢慢茁壯自己的心靈後,才開始將每一次的批評,當作是成長的機會,也漸漸不在乎那些惡意了。

過去的我,如果犯錯、失利、被人嫌棄,就會認為自己是個失敗者;而現在的我,則是自己沒有盡全力時,才是個失敗者。失敗與否由自己定義。

越級打怪太難


小花事件看似是個案,但在台灣,其實每分每秒都在上演如潮水般批評,只是對象換成了「政治人物」

在台灣,大概小至里長、民代,大至立委、總統,每個人都得練就強大的抗打擊能力,才能在政壇上存活,尤其有了社群後,他們無時無刻,就連睡覺時,都在面臨大量的批判。

而批判的人數,則會和你當前地位相互成長,批評的種類也跟著五花八門。

而木村花就是從區域性的摔角賽事中,可能只有少數人會對他進行評價,直接連跳三級,躍升成世界級的批判。這才無力承受。

成長型思維四步驟


尤其如果你不是成長型思維,而是固定型思維的話,就更容易過於關注外界,而忽視自己本有的價值。

固定型思維認為,才能是天生的,無法透過後天改變,你的敵人在外面;成長型思維則認為,人的才能可以透過學習提升,強調努力、盡力的重要性,唯一的敵人以及要克服的對象是自己。

要怎麼獲得成長型思維呢?《心態致勝》這本書,提出了四步驟:

1,接受

正視自己在不同情況下,會出現固定型或是成長型思維。

例如我在面對工作上的挑戰時,會出現成長型思維,我會用盡方法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,而不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。

另一方面,我以前曾在面試結果不如意時,出現了固定型思維,感受到自己一無是處,覺得自己的一切只是個笑話或錯誤。

2,觀察

接著去觀察自己,什麼時候會出現固定型思維?當時自己有什麼感覺?

以我為例,在玩遊戲失敗時,我經常會先批評別人,而不是檢討自己。

當下有種解脫的感覺,把失敗歸咎他人,就像是把責任往外推一樣輕鬆。

3,命名

為你的固定型思維命名,並試著去描述它。

例如我將它取名為「斯美拉」。

當我因為失敗而感到無力時,我的「斯美拉」就會出現,它讓我變得厭世、自以為,這會增加我和他人之間的距離。

4,教育

最後,我們需要慢慢教育它。

當你激發出固定型思維時,你必須先有警覺心。

接著告訴你的「斯美拉」,為什麼要換另一種作法的原因,並和「斯美拉」共同面對、克服。

永遠管不了別人


我們都可能是小花。

差別是,我們沒有遭遇過如此大的衝擊,感受到強烈的自我價值喪失,無能、無力、無能為力。

我們都可能是小花。

不管別人的評價很難,這件事從來都不容易,但卻值得你學習。畢竟你不會事先得知,你的人生何時會面臨即使用盡全力,也無法面對的衝擊。




閱讀量




聯絡與合作


有文字採訪、網站開發,或是諮詢需求,皆可以來信詢問。在關於下方有作品參考。

或是想分享心情、聊聊天、交朋友,可以來秘密通道找我唷。

Email: aaa24295234@gmail.com

訂閱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