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ne 16, 2020

斯多葛學派:專注當下的力量

所愛的人已經不在了,怎麼辦才好?


文 / 西打藍 Siddharam

當作你已經不在了


我最近在練習,當作真正的奶奶已經離開了。即使她還活著。

七年前,我獨自一人前往美國找朋友,一起度過大二的暑假。在紐約的某一天早晨,我接到噩耗:奶奶出車禍,撞傷頭部。

當下的我一片空白。幸好從視訊中,看到奶奶還能對談,我才放下心來。但她好像記不清楚我是誰了。即使我從小被她帶大,一起睡,一起吃,即使我是她的最愛。

七年後,我每天和奶奶碰面,但她永遠記不得我的名字,記不得我是在上學還是工作,記不得我是誰。

有次和奶奶聊天時,她急忙問我:「那個小的回來沒?」「你說誰?」「就是 xxx 啊。」

xxx 是我的名字。我已經長得太大了。奶奶腦海裡的我,是那小小隻、亂跑亂撞、喜歡跑到她房間看七龍珠的孫子。寫到這裡,我哭了。

即使奶奶還活著,但她已經不在了。

失智症後,靈魂還在嗎?


我曾問一位名字裡有「天」的女生:「你覺得失智症的人,靈魂還在嗎?」她說:「不在了。」於是我明白,奶奶早就不在了。

曾經的奶奶很強悍、嗓門大,整個菜市場的人都怕她,家裡的人也怕她,就只有我不怕,因為我知道她愛我。她比誰都愛我。

我們家住透天厝,我住三樓。有次在玩電腦時,我不想要她吵我,於是就把外面的門鎖上,不論她再怎麼敲門、再怎麼叫我名字,我都假裝沒聽到,不理她。

長大後每每想到這件事,我就好後悔。當時我沒想過腳受傷的奶奶,要花費多少力氣才能爬上三樓,就只為了跟我說說話,我多想往過去的自己臉上搧一巴掌。

我親吻的是凡人之軀


寫到這裡,我冷靜一些了,理性也漸漸回來了。

我時常提醒自己,要珍惜當下。「珍惜當下」是個太常被用的心靈雞湯語。

即使如此,每次和最常見面的高中朋友在一起時,我總是不珍惜當下在一起的時光,我往往會開啟電腦工作,不然就是看書,只有偶爾才回回話。我那副不珍惜的樣子,就好像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一樣。

寫這篇文章的前一晚,我讀到《斯多葛生活哲學55個練習》中的一句話:

「當你親吻孩子或另一半時,要反復告訴自己,『我親吻的是凡人之軀。」——艾比克泰德

艾比克泰德想說的是,所有人,即使是你愛的人,或是你,總有一天都會離開這世界。

過去的我,總是對所愛的人,所愛的朋友充滿眷戀不捨,但卻不夠珍惜當下在一起的時光。

理想的我,應該要反過來。就像日本人奉為圭臬的一期一會一樣:

「好好的相聚,好好的說再見;如果幸運再次相會,就只要充滿感激。」

奶奶的靈魂即使不在了,但奶奶人還在。我想,這已經是我最大的幸運了。




閱讀量




聯絡與合作


有文字採訪、網站開發,或是諮詢需求,皆可以來信詢問。在關於下方有作品參考。

或是想分享心情、聊聊天、交朋友,可以來秘密通道找我唷。

Email: aaa24295234@gmail.com

訂閱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