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ptember 12, 2020

哲學思考工具:預設

根據觀察貼對標籤,做出預設


文 / 西打藍 Siddharam

反饋


反饋: 如何能簡潔表達。傳統教育喜歡把事情說的很複雜,把簡單說得很難。

上次課程中,是以抽象觀念進行「觀察」,例如外國人與本國人的差異。

這次是傳統的觀察,有文字與圖片,比較容易練習。

問題:「中文相較西方語言,比較難懂嗎?」

不同背景的人,可能說話方法會不同,例如會注意政治等用詞。因為對方文化、是國家官員而有不同。

可能跟溝通目的與對像有關。跟種族、國家無關。

對象、目的、文化不同。可能會把字義模糊化。

中文起承轉合,最後來會「合」。文化很難清楚說話,邏輯上要有起承轉合。很多人要說到最後,才知道要表達的是什麼。

不同


有人覺得「不同」不是中性,因為有個「不」字。

不同、不一樣、相反。

五花八門等於很雜。

中文很難找到「一定」的概念。會言詞閃爍、忽明忽暗,像螢火蟲一樣。

例如形容:「這個人,見過很多世面。」

世面,市中心的衙門。衙門前擺一塊石頭,是今天的法院。經歷過很多壞事,懂很多、看過很多。

英文是從拉丁語、古法語來。可以透過字根、原意知道。

中文的「五花八門」,則會看不出來,跟五、花、八、門都無關。

世面,市中心有塊衙門,到底有沒有進去,不知道。

概念化,對於說中文的人特別不利。中文人從小沒養成學習字根、事物本質,只能看對象、目的知道。就像螢火蟲忽明忽滅。

It is so nice. 美國人沒啥意思、英國人是反意、荷蘭人是字面上意思。

我們都跟別人看一樣的,還是不一樣的地方?


世界展望會規則,外派到其他國家的人,只能看我們一樣的地方,不准去提不一樣的地方。

宗教、國家不一樣,會說不完。只會讓人意識到我們不一樣的,有鴻溝。

說一樣,則會發現我們在乎的地方、目標是一樣。

鼓勵看到共同點,還是相異點。

世界展望會的決定,是看到一樣的地方。我呢?

看到一樣,比較需要有意識的訓練,比較難。

要分化自己的角色容易,身分認同比較難。認同是東方人、亞洲人很難。

Diego 黑人


1. 觀察:Diego只觀察到黑人。
預設:Diego沒有提到其他膚色的人,或其他性別、種族的人。

2. 觀察:Diego突然提到參加工作坊。
預設:Diego認為,參加工作坊有優越感。

3. 工作坊裡其實有黑人。
預設:Diego可能認為他不是黑人,Diego可能(有意)忽略他。

Diego 看到的是不同,是異。

關心也是一種歧視:我比你好,關心的一種。有不同,有優越或自卑。

要去確認,說話者的觀點是什麼。黑人或白人都是XXX的概念。

極端認定


曉琳

1使用了compulsory和historic moment
→ 說話者認為自己提出的問題是非常重要的

2black people
→ 人類是只依膚色區分 -->說話者依膚色區別人類的不同

3why so few black people at this workshop?
→ 說話者認為黑人才是需要來參加工作坊的人 → 說話者認為

老師認為,曉琳說話太絕對了,會惹麻煩。

曉琳時常會把觀點想得過於極端,以至於脫離了她原本真正的意思,造成別人的誤會。

觀察後,要有預設立場。

過度解釋


Fei,過度解釋。中間連結是自己腦補出來的。

中下階層受到肺炎影響比較大,其實關聯很遠。也有可能是對的,如果Diego也是這麼想。但在邏輯上應該不是。

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。過度解釋,是想像力過於豐富。思考不是腦筋急轉彎,是從證據裡嚴謹的找答案,有紀律的思考。

是有備而來,還是突然的。

一句話裡面,有無數種解釋的面向。

觀落陰


Mira,缺乏正確解釋預設的能力,可能是直覺很準確的人。覺得他是渣男,但是缺乏證據。Mira 就是無法解釋。

直覺是需要訓練的,醫生念了七年醫學院,老醫生非常有經驗,看一眼就知道毛病出在哪裡,年輕醫生診斷 40 分鐘還找不出病因。

老醫生見了很多世面,一年看了一萬兩千人,看一眼就知道。老醫生也能夠解釋,年輕醫生就算有直覺,也解釋不出來,需要檢查多次才能說。

有受過訓練,才能知道邏輯。

可能結論是對的,但是後面提出的邏輯,是不通的。

預設就是貼對標籤


預設就是要貼標籤。

我們在看到人、聽到一段話,都是貼人標籤,只差有無說出來。

看到他時,已經對他有了想法,我們說不要貼標籤,只是不要說出來。本質是說謊,不是誠實。

貼標籤是有價值的,百事可樂、可口可樂,要貼標籤才有價值。

政府鼓勵不吸菸,在上面做任何設計,做任何品牌盒子,都是空白的。真的會有品牌忠誠度嗎?抽哪種品牌的煙,覺得是貴族嗎?

可樂、香菸,不再能代表生活態度。

對於廣告業,很好用。

人生有標籤,才能辨識彼此,我在他身上貼標籤,本身不是問題,問題是貼對還貼錯。

貼對就是好的預設。

過度解釋、觀落陰就是壞的預設。只是一個直覺、感覺,這樣的標籤是錯。

預設,是貼好的標籤。壞的標籤,沒有證據的話要拿掉。

每年兒童夏令營,會請一位黑人跟兒童見面,不讓他先說話,靜靜坐在教室中間。

問小孩說:「你認為他是誰。」

兒童直覺他是美國人。結果是法國人,兒童很驚訝。

但是他在台灣住幾十年,原本不會講英文,只好去學中、英文。

女性上這類課居多


為什麼上知性課程,都是女性居多?




閱讀量




聯絡與合作


有文字採訪、網站開發,或是諮詢需求,皆可以來信詢問。在關於下方有作品參考。

或是想分享心情、聊聊天、交朋友,可以來秘密通道找我唷。

Email: aaa24295234@gmail.com

訂閱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