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bruary 3, 2021

自由接案一年後,我才真正放下工作

生活優先,工作調劑


文 / 西打藍 Siddharam

攤開行事曆,看見這週唯一一趟工作外出,已經結束;上週,只有一趟外出會議;下週,也只有一趟外出採訪。很喜歡這樣少少的行程。

生活上的安排,則不在行事曆裡。只憑我的隨心所欲。

除了必要的工作外出,我的生活不再特別安排事情。工作社交,基本沒有。

急迫的鬧鐘,已經很久沒有響起。想睡就睡,想吃就吃,想出門就出門。

除非必要工作,我基本擁有完整的時間權。

偶爾走在台北路上,總是不斷有人超越我。

我想,是自己沒有一定要去的地方。有當下,就夠了。

記得 2020/2 剛離職的自己,完全不是現在這般模樣。

2020 年

去年剛成為自由工作者時,第一次自己安排平日、假日的所有行程。

對外包、接案不熟悉的狀態下。工作,成了必要與優先行程。

我花費很多時間工作,多數案子來者不拒。

當時也花時間社交。除了喜歡社交,也喜歡在朋友間取暖。

工作後的剩餘時間,才是休息時間。但是,身心已經累了。

雖然在工作與生活上,仍然比上班時更自由。但總覺得還是被「什麼」給困住。

2021 年

今年開始,我漸漸把那個「什麼」抽絲剝繭。我找到自己的核心問題:

「我沒有優先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。」

在 2020 年初期,我一直以為自己最喜歡的事情是寫字、寫程式。

到了 2020 年後期才發現,我真正喜歡做的事情是「思考」。

寫部落格,是一種和自己的對話方式。而以寫作為工作,則不是。

發現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後,我認為應該以「思考」為生活基調,工作只是生活的調劑與賺錢的工具。於是我開始換個方式過活。

例如今天早上,我聽了兩堂思考課,邊聽邊和自己筆記對話。下午出門閒晃,觀察基隆這座城市。晚上回家寫文章。

中途有工作、買些水果、和家人看電視、曬曬太陽、試吃巧克力、和朋友玩手遊。是我好喜歡的一天。

而昨天是工作日,我花了一整天完成積欠的網站開發。緩步工作時,邊想著隔天要怎麼過。工作累了,就休息。晚點完成也不著急。

工作三階段

我歸納這份轉變,共有三階段:

上班時期:別人安排工作、自行安排生活、工作與生活明確分開。

自由工作者前期:自行安排工作與生活、工作優先、生活調劑。

自由工作者現在式:自行安排工作與生活、生活優先、工作調劑。

這份轉變,不是行動上沒來由的轉變。是源自我對自己的認識,以及對「自由」與「限制」的看法而來。這就留待下回討論。

很喜歡現在行事曆上的空白。

我沒有一定要去的方向,也沒有一定要達成的目標。

硬要說唯一的指引,大概是心之所向、隨心所欲。

而這,並不是自由工作者的必然結果。

只是這份秘密,被我發現。而我,決定支配工作,不是反被工作奴役。




閱讀量




聯絡與合作


有文字採訪、網站開發,或是諮詢需求,皆可以來信詢問。在關於下方有作品參考。

或是想分享心情、聊聊天、交朋友,可以來秘密通道找我唷。

Email: aaa24295234@gmail.com

訂閱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