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ust 11, 2020

一個記者訓練出身的人

轉成自由工作者後如何了?


文 / 西打藍 Siddharam

身為記者


成為自由工作者前,成為工程師前,我是記者,是名經常不在公司的記者,是名以採訪、寫作維生的記者。

我在電視台當過網路編輯,後來在報社、新媒體、人文雜誌、科技雜誌擔任文字記者。每天和不同人見面、交會,聽著難過、糾結、風光、驕傲的故事,最後寫下受訪者的人生精華。

我曾到過美國加州,採訪新創公司的 CEO;我曾到過印尼南蘇門答臘島採訪,在鄉下住了一個月;也曾跑遍南北越,為了採訪而參加無數次台商酒會。

身為記者,是受訪者的樹洞,有些秘密,要自己暗自吞下,無聲無息。

身為記者,是種享受,卻也背負著原罪。

記者時常會採訪高階主管,甚至是董事長、CEO。有時,記者會誤以為和對方平起平坐,其實對方的客氣,只因為你的記者身分,而不是你這個人,你們生活在不同的平行時空,只是擦肩而過。

記者總是把人當作目的,所有故事的開頭和結尾,都是由人開始,從人結束。

寫著寫著,好像在寫記者招募文,又好像是勸世文。對,我私心認為,記者這一行,是體驗世界寬扁胖瘦的特權職位,記者有特權訪問職人一生的精華,無數種生活可能性就在眼前展開,本質和自由工作者極為相似。

記者化身自由工作者


自由工作者的本質,是擁有工作上的絕對自由,你可以自由選擇和誰工作、做什麼工作、什麼時候工作、要不要工作。相對的,自己也肩負起絕對責任。

自由工作者沒有所屬公司、沒有可描述的頭銜,自己就是一人公司,自己就是品牌。案子做得好,案源只會越來越多;砸壞了自己的品牌,壞名聲也很快會傳播出去。

絕對的自由,絕對的責任。

我在擔任記者時期所訓練的文字、接洽、溝通能力,淋漓盡致地運用在自由接案上。

自由接案至今半年,只在一開始找過案源,後來都是客戶選擇保持合作,以及有人來信合作。這和經營電商一樣,開發新客戶的成本,是保留一個老客戶的五倍。

有自由接案經驗的人都知道,重要的不是接案,而是做好案子。屆時,就不是你找案子,而是案子來找你了。

我時常收到讀者來信寫:「我羨慕你的生活,我也想成為自由工作者,但是...」

我真的沒什麼建議可以給你,但是我可以鼓勵你:「做了就學了,學了就會了。」

這一行真的沒那麼困難,但收入不穩定是真的。

這一行真的很自由,但你還是要有自律。

這一行不需要早出晚歸,但常常不被家人理解。

這一行生活多彩多姿,但是你從業務接洽、產品開發、售後服務都要自己來。

這篇文章推坑了兩份職業,我很驕傲自己曾經是記者,現在是自由工作者,未來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現在的我玩得很痛快,自由工作者這條路,我也會持續走下去。我太喜歡這片藍海了。




閱讀量




聯絡與合作


有文字採訪、網站開發,或是諮詢需求,皆可以來信詢問。在關於下方有作品參考。

或是想分享心情、聊聊天、交朋友,可以來秘密通道找我唷。

Email: aaa24295234@gmail.com

訂閱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