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cember 19, 2020

最壞的結果不會發生

自由接案後,第一次焦慮到睡不著


文 / 西打藍 Siddharam

這是憂鬱、失眠人的日常嗎?


周末夜裡,我為了明天要上線的網站,和設計師開著 Zoom 遠端協作,一對一修改畫面直至半夜 1 點,同時網站的線上支付上也有問題待解,我擔心無法如期完成,心情好焦慮。

過去,當聽見朋友陷入憂鬱,甚至晚上夜不能寐時,我總是無法理解。而那天夜裡,我體會到焦慮的情緒,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,平常的我,幾乎是沾床即睡。

我在床上閉眼想著,那些飽受憂鬱症、失眠、焦慮不安痛苦的人,是不是每天過著這樣的生活?到底是怎麼熬過來的?

最初睡不著時,我總想著擺脫焦慮情緒,卻做不到。說著簡單,要做到真的好難好難。

最後,我用了兩個曾學到的辦法,緩解自己的情緒。一個方法理性,一個感性。

理性方式:思考最壞的結果是什麼?我能不能承受?

我想,最壞的結果,就是不繼續合作、打壞自己的名聲、讓別人失望。

雖然不想有上述結果,但好像是能承受的。

感性方式:覺察自己當下的情緒是什麼?

我當下的情緒,是憂慮。

什麼是憂慮?和恐懼有什麼差別?

上情緒課時,老師說過:「恐懼是當下的情緒,屬於生理上的害怕,並且深信那是真的。所有動物身上都有恐懼的情緒。例如小時候怕鬼,並深信鬼會傷害你。」

「憂慮則反,它是未來、大概率不會發生的事,動物不會有憂慮的情緒,是人類獨有。例如擔憂工作表現不佳、學業成績不好。」

想著想著,不知不覺就睡著了。

隔天一早,也就是寫下這篇文的當天,我花了一早上處理完線上支付問題、修改其餘十幾處網站畫面,並向朋友傾訴後,那些憂慮、焦慮忽然間消失了。

上述所說的最壞結果「不繼續合作、打壞自己的名聲、讓別人失望」果真沒發生啊。

憂慮,是我自找的。就像唐吉軻德幻想出那巨大風車敵人,讓自己深深陷入無法自拔。憂慮、焦慮是如此的可怕。

我是個不容易憂慮的人,想將自己這難得遇見的狀況,好好用文字紀錄,下次若再遇見,要更仔細觀察、直視、理解它。

光是體會一回飽受憂鬱之苦的人的心情,就如此難受,那些每日受煎熬的人,是怎麼承受至今的?




閱讀量




聯絡與合作


有文字採訪、網站開發,或是諮詢需求,皆可以來信詢問。在關於下方有作品參考。

或是想分享心情、聊聊天、交朋友,可以來秘密通道找我唷。

Email: aaa24295234@gmail.com

訂閱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