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ch 19, 2021

演講過後:聽眾的直白回饋

有錢擺第一,夢想隨後會到嗎?


文 / 西打藍 Siddharam

前幾天到中壢一所大學演講,我問台下 50 名研究生:

「理想、有錢、自由/未知的工作,你會選哪個?」

理想的工作,約有 4-5 人舉手,自由/未知的工作,只有 1 人。剩下的同學,都全選了有錢的工作。

我便問其中一位同學:「為什麼畢業後,你會以有錢的工作,為優先考量?」

同學很認真回我:「我是打算畢業後,先好好的賺錢。等以後賺夠了錢,再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」

我聽完後,想起剛畢業時,身旁好多人都有這樣的想法。在幾年之後,他們,開始追夢了嗎?

很難。他們多數只會:

1. 賺更多的錢。原本月薪 6 萬的人,很難回頭接受不穩定、錢又少的「夢想」、「自由」的工作。
2. 回不去了。身上揹著房貸,孩子也出生了。有那麼多責任在身,自己的「夢想」與「自由」已經不重要了。

若你不這麼認為,可以試著問問家人或長輩:有了房貸與小孩以後,你還有餘力追夢嗎?

演講當下,我並沒有說出自己的看法。或許是自己隱隱期待,期待他們有一天,會說到做到。

聽眾回饋

演講過後,我和朋友,以及對方五位研究生一起吃午餐。

為了知道自己演講整體狀況,我一一詢問了他們四個問題:

1. 喜歡演講的部分?
2. 不喜歡演講的部分?
3. 聽完演講,有讓你驚訝的地方嗎?
4. 聽完演講,有其他延伸的問題嗎?

整理以後,我歸納出:

1. 喜歡:

喜歡我從自己的經驗,以及從朋友的故事切題。

喜歡我敘述轉職的方式:從記者轉職到軟體工程師的部分。

內容豐富。

覺得語速剛好。

喜歡我互動的方式(舉手與回答踴躍)。

喜歡小故事:例如朋友投稿影評。

2. 不喜歡:

平常語速快的朋友,覺得我演講速度慢。

接案細節,沒有說清楚,希望都可以更深入。

大學出國,以及當記者參與街頭抗議,希望能多說一些。(我同齡朋友,則認為可以少說些)

說了自由工作者看似自由、美好的一面,卻沒有說太多辛酸的地方。

沒有說到自由接案賺錢,其實不容易。

沒有說清楚:為什麼不往媒體業高位爬?而是選擇橫向轉職?

3. 驚訝:

成立個人品牌,是件現在的自己(研究生),就可以做到的事情。

原來剛開始接案,一個月想要賺兩萬元,並沒有那麼容易。

詢問勒索經驗時,意外獲得大家共鳴(大家想起情緒勒索)。

4. 延伸問題:

如何做好專案管理?做好合作溝通?因為不論是否當自由工作者,都需要學。

要怎麼一畢業,就能當記者/文字工作者?是原本就有一定的文字能力嗎?

文字採訪收入與網站收入,哪一個比較多?將來有打算結合兩項專業嗎?

工時有比上班時還多嗎?

工作和生活,會不會難以區分?有拖延症怎麼辦?

為什麼一開始沒賺到預定收入,卻繼續當自由工作者呢?

覺得可以補充談判能力。

做完上述訪談後,有研究生問我:「為什麼會問我們的演講反饋?」

我說:「習慣了。我和文字夥伴合作的採訪稿,每一篇都會經過校稿,一再修改後才會送出。寫程式也是一樣。」

透過演講反思,不是為了讓自己更好,而是在問答過程,看見自己更立體的樣貌。

這次演講的一大收穫,是知道問答互動,要比「告訴」好上太多。不論是在台上演講,或是和人溝通,都是。




閱讀量




聯絡與合作


有文字採訪、網站開發,或是諮詢需求,皆可以來信詢問。在關於下方有作品參考。

或是想分享心情、聊聊天、交朋友,可以來秘密通道找我唷。

Email: aaa24295234@gmail.com

訂閱: